艳姐是我亲二姐,名叫王继艳。我叫王继武。小名叫王柱。姐姐们都叫我的乳名小柱
  艳姐30多岁,有一个1岁的儿子,丈夫也是一位项目经理,很忙,常年不回家要在外地。因为高收入,所以房子很大,装修也很好,直到有一天。记得可能是凌晨1、2点锺的时候,我醒了起来上厕所。经过二姐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不寻常的声音,是女人在低声的呻吟。门虚掩着,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偷偷的往里面看。透过微弱的光鲜,我看见姐姐两腿张开,手在两腿之间不停的动着,同时嘴里发出低沉的呻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那里看,呆呆的看着。
  时值夜里,已经有点凉了,可能是着凉了的缘故,我打了一个喷嚏。声音一下子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谁“.我好害怕,可是又不敢跑,应了一声。燕姐是我
  她开了台灯,叫我进去。我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低着头不敢看她,因为不知怎么的,小弟弟不争气的挺着。她看了我一会,突然用很温柔的声音叫我到她床上去。我不知所措,只有照办。
  她把台灯调暗,让我躺下。看着她的眼神,我感觉我的心跳真的快要跳出来了。突然她吻了我,我闭着眼睛,任由我们的舌头互相的纠缠,很舒服,真的。
  大概有那么1分多锺吧。唇与唇分离的同时,我听到了她的沉重的喘息,仿佛是久远未曾感受的气息。她凝视着我,眼光里充满了温柔与伤感,但瞬间,那样的眼神消失了。
  她又开始吻我,吻我的脸颊,吻我的身体,我一下子感觉身体像是在燃烧,从未有过那样的感受。我想要做什么,可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 她跪在我膝盖之间。她抓过我的双手按在她自己的乳房上,双手揉动起来。手掌阁着层睡衣的薄纱,感觉就像
  直接触摸在上面一样。他感觉到她的乳头在他手掌下变得肉揪揪。
  “啊……啊……”
  一股痒痒、爽爽的感觉由她的乳头向外扩散,她不禁呻吟出声。
  这时,王柱的双手已不用他姐引导,自己揉动起来。
  “啊……小弟你弄的姐好爽!”本能的,我伸出手去抚摸她的身体,去亲吻,那光滑的皮肤,圆润的乳房,我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伸出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
  去,含住了红色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
  住燕姐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燕姐全身,燕姐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可怜的她只觉得胸口
  好象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着,烤得她口干舌燥,雪白的身体暴露在粗鄙的男人眼前,就这样我们互相抚摸,互相亲吻。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睡裤被艳姐解开了,她将它轻轻褪到我的膝盖处,然后将手放在了他的短裤上。小
  弟猛然用手抓住她的手腕,想要阻止她的进一步行动。艳姐冷静地拿开他的手,
  又把手往他的裤衩那里伸去。随着他裤衩的下移,她看到了他的生殖器。我的鸡巴又小又白,还没有长阴毛,依然包皮,但是却挺的梆硬,竖立着,也呈一副拔剑怒张之架势。她握住我的弟弟,真的好大!”她痴迷地说道。
  她伸手攥住令她既爱有怕的巨大阳物,用力一握。只见由龟头正中的马眼涌冒出一滴透明的液体。
  燕姐见到,她猛然抓起那根勃起好高的东西,
  将它含在口中,像吮冰糖一样吸吮起来。一股男性的体臭和阴茎的腥味,刺激着
  她的神经,她的粉颈一上一下,小嘴一张一合地套弄着,并用舌头在那龟头的尖
  端小洞上,不停地舔弄。转眼之间,弟弟的阴茎变得青筋爆起,龟头小洞里也
  渐渐流出了舔舔的润滑液。
  弟弟的阴茎被她用小嘴一含,舌头又一阵阵的舔磨,禁不住舒服得叫出声
  来:"噢……噢……不行……鸡巴……要破……要涨破了……啊……不行……不
  行了……"伸出细舌向它舔去。当她的舌尖刚刚触到他的龟头尖时,我不禁身体一抖,并哼出呻吟声。
  “啊……”
  姐姐开始舔取她弟弟龟头上的淫液,灵巧的细舌每一触到他的龟头,都伴随着他身体一抖动,阴茎在她手里也不禁
  抽动一下。前几次的抽动,都能再有液体从马眼涌出。
  初次尝试口交的弟弟,那能受得起他亲姐姐灵巧的细舌。他立即感觉到精液随即就要爆发而出。
  “艳姐,我……”
  艳姐感觉到她弟弟的身体僵硬住,并且手里的阴茎在急剧的抖动。她知道他的高潮就要爆发。她立即将他的龟头
  整个含入嘴里,而攥握着他阴茎的手开始快速地撸动。
  “啊……啊……”
  果然,她还没动作几下,她的弟弟就达到高潮,喷射出精液。
  我双手紧紧地按住他燕姐的头部,臀部尽力向上挺。一股股的精液喷射而出,我的高潮由开始到平息的时间,远远
  大于达到高潮的时间。这也许是我第一次射精的缘故吧。
  艳姐紧紧地含住她弟弟的龟头,感觉自己的口腔已被精液注得满满的,但是她感觉他的阴茎还在抽动,还在喷射
  精液。她只好含住他龟头的同时,吞咽嘴里的精液。弟弟的一只手伸到了她的大腿上,这是他第一次触摸到女人的大腿,他感
  到它是那么的细嫩和滑腻,他的手顺着那条大腿滑到了她的三角地带,手指触到
  了亲姐姐柔软的阴毛,他轻轻地揉搓着,并继续深入,最后,终于将手掌盖在了亲姐姐温热而又微微潮湿的阴户上。
  他轻柔地抚摸着,这种充满爱意的抚摸,使艳姐深深为之感动,
  王柱的高潮结束,他的艳姐并没有立即抬起头,而是用力地握了握他的阴茎,将残留在里面的精液也吸尽,才作罢
  王继艳口中的小鸡又粗硬了起来。“小柱,你先躺在床上,让姐姐来。”
  我仰躺在床上,粗长白净的阴茎格外显眼地翘立在胯间。
  王继艳起身,双膝跪在他胯两侧。她抓住亲弟弟的阴茎,将龟头顶在她的小穴口上,在那一片花丛中蹭了几下,感觉好湿啊,特别的舒服。放眼望去,是两片鲜鲍似的嫩肉,肥肥嫩嫩的,早已
  湿透了,中间紫红柔嫩的小阴唇微微的翻开着,几滴透明的淫珠挂在
  上面,娇艳欲滴。两侧的耻毛,濡湿黑,整齐的贴在雪肤上。整个阴
  阜在少妇的幽香里更弥漫着一股臊热的气息,让我更加的亢奋了她清楚地知道她弟弟的阴茎非常的粗大,再加上她已经很久没有肏屄,,所以动作非常的缓慢。正是因为如此,我能够细细感觉到自己的龟头突破紧紧的穴口,刮磨着湿滑的肉壁一点点地向里侵进,直到充斥她整个阴道。一下子,她坐下了下来,这个姿势
  往往插得特别深,几乎是一瞬间,我感觉从那个点开始,全身都感到温暖,温暖,身体似乎开始融化。
  “噢……”
  龟头摩擦肉壁的快感,令我不禁呻吟出声。
  当他整根的阴茎都没进王继艳的小屄时,她如获重释般的呼出口气,说道:
  “好大啊!”
  弟弟,你的鸡巴真的好大啊!”
  “姐的小穴被塞满了!”
  “小柱,一会儿姐姐动起来,你要忍住,不要太激动,要不你会早泄的。”
  “谢谢你,艳姐。”
  王继艳的臀部开始缓缓地套弄起来。她开始上下运动,开始是缓缓的,越来越快,快感不断的袭来。让我感觉自己似乎就快要死了。我淫亵的看着燕姐黑红色的阴唇被我的龟头带得一张一合。
  她一边缓慢地动作,一边注视着她弟弟的表情。当她感觉到他忍不住有射精的冲动时,她停止套弄等他深深喘息口气平息下激动的心情,然后臀部继续动作,且速度微微加快。可能就是因为那次,我一直对女上位有着迷恋,喜欢看那迷乱的神情,涨的通红的脸,感觉那最能体现女人的美,特别是那向前挺起的身体。艳姐使
  劲摇动自己的屁股,让阴壁夹着阴茎有力地摩擦。
  一股滑粘的分泌物,随着她阴户的套动,汨汨流出,沾染到两人的阴毛上。
  "舒服吗?"她一边套磨着,一边问。
  "舒服……舒服极了……"艳姐的动作随着快感的增强,变得越来越剧烈。
  除了阴道上下用力的套弄阴茎外,两片肥厚的阴唇,更是紧紧地咬夹住抽送
  中的阴茎。
  弟弟的阴茎,被她夹套得又红又痒。
  我在亲姐姐王继艳的指导下,渐渐地掌握了诀窍,懂得如何控制心情去享受性爱的舒爽感觉。
  “啊……艳姐,我好舒服啊!”
  “嗯……真的好美!”
  “姐姐,你可以再快些!”
  王继艳听她弟弟如此对她说,并且也感觉到他不像开始那么紧张,于是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噢……姐姐,我从来没有如此爽的感觉!好舒服啊!”
  “姐姐,你爽吗?”
  “当然爽了!姐姐好久没有这感觉了!你的大鸡巴塞得姐姐屄里面满满的,感觉爽极了!”
  被压在身下的王柱,看见他亲姐姐的两个雪白的奶子,在他眼前不停地乱晃摆动,不禁伸手去抓。
  “啊……小弟,用力抓妈妈的奶子,大力些!”
  “啊……啊……”
  弟弟的双手越用力,姐姐的呻吟声就越大,并且臀部的下坐力也越大。
  呻吟声,撞击声和睡床的吱吱作响声交织在一起,构成淫秽的乐章,充满整个房间。
  这对忘情的亲姐弟,感觉此时地球停止了转动,世界只有他俩存在一样,完全地忘乎所以。他们不顾一切的大声呻吟着,弟弟的臀部也配合着亲姐姐疯狂地动作,开始向上用力挺动。
  突然,我紧紧地把握住我姐的双臀,臀部几近疯狂地快速挺动,阴茎非常快速地穿梭在她的胯间。
  王继艳清楚知道她弟弟就要达到高潮,这是他最后的冲刺。
  “啊……啊……”
  弟弟……你好棒啊!姐姐被你干得爽死了!”
  “来吧,用力!姐姐也快来了!”
  这时,只见我臀部猛的向上一越,随着身体一下一下的颠动,渐渐的,就在我几乎无法呼吸的时候,我感觉一种难以言寓的快感。似乎是火山的喷发,猛烈的,一刹那的快感。一瞬间的释放后,阴道里的肌肉,一松一紧。令弟弟觉得阴茎在不断的发涨,尤其是腰眼,
  更是阵阵酸麻。
  他已经快到高潮了。
  他的阴茎感受着亲姐姐王燕湿滑温热的阴道。
  不住的夹紧,收缩,使得龟头犹如被牙齿咬着的一般,而逐渐的产生强烈的
  快感……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
  越来越快……
  终于,令他的全身麻酥酥的好像万蚁钻动,热血沸腾,如升云端,一股奇热
  的精液,泉涌般的射进亲姐姐的阴道。这之后,弟弟的阴茎又连续抖动了几下,
  直至将精液完全射出,他的阴茎才软缩在自己亲姐那温热湿滑的阴道中。她趴在了我的身上,他滚烫的精液进入她的小穴。王继艳的阴道一阵收缩,也宣泄出她的高潮。
  两具湿汗淋淋的赤体叠躺在一起,他们的下体紧紧地相结着。他们都在享受着性高潮带来的快感。此时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彼此相拥着,体会着对方温热的身体。
  两个人的喘息声,仿佛交响乐一般的动听,世界变得那么美好。
  我闭上了眼睛,感受那来自艳姐阴道深处的阵阵收缩,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自马眼喷出,打在我燕姐发烫的阴道内壁。她起身退出阴茎的时候,精液沿着她秀美白嫩的腿根流下来,一股象浓鼻涕一样的白浊精液挂在龟头和阴道口之间,龟头离开了阴道口时,精液和阴水拉出一条丝,拖在了她的大腿和床单
  上。然后落在床单上。阴道口圆圆的还没合拢,里面冒出白色的精液,
  看着我的精液从姐姐体内流出我不禁又兴奋起来。只见她的大腿间白沫
  和精液,布满了她的阴部,大腿间,小腹和屁股下的床单上。她已完
  全停止摆动,无力地躺在那里,两腿挺直,大大地叉开,全身静止不
  动,只有阴道在蠕动,浓浓的精液还在往外溢出来,阴道口在急速地
  收缩,。
  看到自己的精液从亲姐的屄中流出,一下子,我的身体又恢复了生气。我想要再肏屄,她很配合的引导我的阴茎来到她的身体入口,我曲起双腿,我把她的腿分大一点,用龟头找她的阴道口,充血的陰唇
  已經完全分開,散發出一股女性生殖器特有的味道,妙不可言。
  張得很大的陰道口沾滿了黏液,艳姐的呻吟声大了一点,
  我右手握住陰莖的中部,左手手心按在我姐勃起的
  陰蒂上,食指和大姆指分開我姐的小陰唇,龜頭對準露著黑紅屄肉的
  陰道口,“噗嗤”一聲就插進艳姐的下身。龜頭插入的一瞬間,燕姐呼吸急促,臉色通紅,閉上雙眼,她充血的陰唇散發出一股妖媚的味道,張得
  很大的陰道口黏糊糊的滿是半凝固狀態的精凍。燕姐拉我趴到她身上,扶着我的阴茎对准她的屄口,然后按着我的屁股我的龟头一滑,进去了一半。我才把小鸡巴硬硬地插入王燕的屄中,鸡巴是成功地插进去了,可是我随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就那么抱着燕姐的屁股一动不动,鸡巴在亲姐姐的屄里不动声色地呆着,也不抽动一下,过了一会,。,燕姐恩了一声,腿曲起来。嘲笑我不会操屄还是姐姐诶善良一些,告诉我应该在女人的阴道里来回抽动作活塞运动我向前一挺插到了深处
  抽送起来。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冲刺……  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似乎不做那简单的活塞运动世界就会崩溃一样。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强烈到几乎可以磨灭一个人的心智。疯狂,只能用这个字来形容。房间里回荡着两个人呻吟。没有言语,只有喘气和快乐的声音。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重复着简单的运动。每一次动作,我都可以听到耳边她的呼吸,越来越没有节奏,越来越沉重。
  有时当我稍稍用力时,可以听见她听见她那不能自以的娇喘。我开始控制我小鸡运动的节奏,从小鸡的变化我感觉到了她的变化,时而呻吟,时而喘气,完全不能自以。
  一切都似乎变得有趣起来,至少当时我是那么觉得的。控制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于你有更高阶层的女人,那种感觉是相当美妙的。
  就在我感觉自己控制了一切的时候,她开始命令我,抑或是恳求的语气。
  ”快一点,快“我遵从了她的意志。呻吟声变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大声,我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人听到。突然之间,她叫的很大声,身体一下子趋于僵硬,我感觉到了肩脖上的剧痛,我想要挣扎,可是她死死的抱住我,我动弹不得。
  就这样过了大约一两分锺,她慢慢的松开了我。我感觉那里更湿,经过刚刚的那几分锺,我能感觉她几乎汪洋一片。
  好温暖的感觉,我忍不住开始抽动了起来。就这样,我们面对着面,缓缓的抽插。因为快感,她的眼睛眯了起来,随着我的动作,嘴中不时的发出哼哼。我抬起了她的腿,修长的,光滑的大腿。她的样子真美,难以想象,自己竟然能够以这样的方式与亲姐姐肏屄。
  我简直要疯了,完全失去了控制,开始用尽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冲刺,拼命的抽插。 我的屁股沟抽动得厉害,控制不住了,我深吸一口气猛地把阴茎压到她的最
  深处,阴囊和股沟一阵发紧,大股热流顺着尿道涌了出来,燕姐感觉到了她的身
  体深处一热,啊的叫了一声,身体绷紧,搂住我的脖子再也不肯放开。一阵眩晕的快感过后,我无力的躺在了床上,无数个精子射入了姐姐的身体我在艳姐的体内射精了。粗喘着从艳姐屄里拔出鸡巴,得意而满足地望着燕姐,燕姐屄里流淌出小男孩的精液来,我慢慢地拔出来,阴茎已经耷拉下来,几滴精液滴在我姐姐大腿上。只知道天亮的时候,我已经累的无法动弹了。我们就那样面对面的躺着,她看着我,用手抚摸我的脸颊,发出轻轻的唏嘘的声音。一如既往是那种温柔的眼神,我一辈子都会记得那个眼神的,温柔而又有一丝丝悲伤,神情而又充满着怜爱,我想我会一辈子记得的,一辈子
  不知过了多久食髓知味的艳姐。又弄硬了我。
  艳姐已急不及待地调转身子,跨骑到弟弟
  的小腹上了。不愧是两姐弟,连 也这麽心有灵犀,艳姐张开双腿,半蹲着身子骑在弟弟胯上,刚用手指把两片小阴唇左右撑开,下面的弟弟已扶住鸡巴挺举朝上,龟
  头准确地指向阴道口。几乎是在同时,上面的往下一坐,下面的向上一耸,“噗
  哧”一响,两副有亲密血缘关系的亲生姐姐他弟弟性器官,眨眼便天衣无缝地结合在一起。我的吊和艳姐的屄两副性器凑拢得太紧密了,连接部位只能看见两堆阴毛杂乱地交缠在一起,
  我要稍稍俯低头才能清楚看到自己的鸡巴在艳姐阴道的抽插情况。艳姐身向前
  俯,双手撑在弟弟的胸膛上,屁股一上一下地提降,套着弟弟硬如铁棍般的鸡巴
  开始抽插起来。“啊┅┅啊┅┅啊┅┅好舒服喔┅┅继武┅┅艳姐的小 屄被你的大鸡巴撑得
  好胀┅┅好满啊┅┅喔喔┅┅爽死了┅┅早知自己弟弟有这麽好的家伙┅┅就早让你肏屄了┅┅啊┅┅啊┅┅你的鸡巴头好硬哦┅┅顶得姐姐的子宫口趐麻极了┅┅对
  ┅┅往上戳┅┅大力一点┅┅姐不怕┅┅喔┅┅继武┅┅你真行┅┅啊┅┅姐被
  你肏上天了┅┅”
  艳姐的淫声浪语在屋子里回响,盖过了性器交媾时发出的“噗哧、噗哧”抽
  插声,听起来份外秽糜。一对不大但是很白的乳房在弟弟的眼前乱晃乱摇,引诱着他去搓弄把
  玩,弟弟满面胀红,气喘如牛,把本来承托着燕姐两团臀肉的双手转移到胸前的
  肉球上,左搓右拧地揉得不亦乐乎。
  这也难怪,我眼观乳波臀浪齐抛,身享自己的阳具和姐姐艳姐的阴户对碰摩擦,犹如在梦中般的感受,非一般人能领
  会出来。掌中一对饱满浑圆的乳房,正是哺育男人鸡巴长大的粮仓,回想起婴儿时一 丝丝甜腻的奶汁流入口中,与现时阴道泄出的股股淫水滋润着自己的生殖器又何
  其相似,同样是含满了艳姐的体温,同样是储藏着亲情的母爱,令彼此水乳交融
  地达至灵欲相通。想着想着,不由自主地将胀硬的乳头含进嘴里。
  艳姐受到我的上下夹攻,屁股抛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了,叫床声也变得越来
  越高,淫水泄得一塌糊涂,不单将两人的大腿内侧沾湿得毫无乾处,连两副生殖
  器官也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一般。虽然交媾部位衔接得难容毫发,但仍有汨汨淫
  水从紧密的性器缝隙间不断被挤迫出来,姐弟相奸的无上刺激,把燕姐带到了一
  个不知身在何处的飘渺境界。弟弟虽沉醉在艳姐不断灌输着柔情蜜意的温情中,仍察觉到艳姐在自己鸡巴
  的抽插下快要达到高潮,他抱住艳姐的纤腰往侧一滚,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上
  身压住艳姐娇躯,下体随即毫不间断地继续抽插起来。
  艳姐身形娇小玲珑,王继武却体格魁梧,看上去就像一头凶猛的饿熊擒住一只
  可怜的小白兔,辗转翻侧地任由他摆弄在股掌之间。才可将姐弟两人的生殖器官和抽插情况一览无遗地尽收
  眼底。
  “啊┅┅啊┅┅乖弟弟┅┅狠狠地干你姐吧┅你姐夫不在家你操我┅大力点┅┅你姐姐喜欢┅┅喔喔
  ┅┅喔┅┅这根大鸡巴是我们同一个娘生出来的啊┅┅姐感到好自豪┅┅啊┅┅又大┅┅
  又粗┅┅比你姐夫强多了┅┅喔喔┅┅姐爱死你了┅┅今後姐的屄就是你的了┅┅指望你
  了┅┅你要几时 肏屄姐都可以给你啊┅┅喔┅┅喔┅┅”
  艳姐双手扶住弟弟的屁股前後推拉以助他一臂之力,令鸡巴能更深深地插到
  阴道尽头,两条纤秀的小腿在弟弟的腋旁举得高高的,十趾抽筋似地向内弯曲拗
  入,挨着他一下接一下的强劲抽插,屁股两团臀肉一颤一颤地抖动,与“啪啪”
  的肉体碰击节拍作出呼应。
  燕姐由贪恋小男孩的精力至追求更刺激的床上游戏,又由沉迷肉欲的管能享
  乐,一步一步地向淫欲的地狱迈进而不自知,终於发展至寻求
  与自己亲生弟弟乱伦的最高刺激,作出与伦常有相悖逆的行为,真是应了一句老
  话∶有姐真好,屄让弟肏,不要回报,只要精液射进她阴道。
  “快┅┅快┅┅插快点┅┅再快点┅┅喔┅┅姐要泄了┅┅姐姐要被亲生弟弟
  的鸡巴 干到泄出来了┅┅好爽啊┅┅好刺激啊┅┅痛快死了┅┅”
  我的喉头“也唔┅┅唔┅┅”地发出闷音,像头野兽在低吼,我看来也快到临界
  点了,他将燕姐一双小腿搁上肩膀,令她屁股高高升起吊离床面,继续“啪啪啪
  啪”地猛 干着,其狠劲几乎连晃动的阴囊敲到燕姐会阴上也能发出碰撞声。不一
  会,只见我两团臀肉一抖,跟着便全身发出一个哆嗦,匆匆将肩上的腿放下,伏
  身趴到艳姐胸前,用耻骨紧紧抵住她的阴户,令龟头能堵塞着子宫口,艳姐马上
  合作地用腿缠绕住他腰肢使两人下体紧扣,两姐弟就这样互相紧紧地搂抱一团。
  “啊┅┅我弟弟射精了┅┅我令亲弟弟射精了┅┅啊┅┅射吧┅┅尽情地射
  吧┅┅都射进您欠干的艳姐的淫屄 里┅┅喔┅┅喔喔┅┅好爽啊┅┅我感到了┅┅感到弟弟 的精液射进来了┅┅喔喔┅┅花心好烫啊┅┅射吧┅┅都射出来吧┅┅┅┅啊┅┅喔喔┅┅”
  我此刻有点如梦初醒的反应,
  我不敢相信地甩了甩脑袋,当看清楚眼前被压在身下的赤裸女体果真是自己亲姐姐艳姐时,脸上出现迷惑的神情,再低头发现自己萎缩阴茎正从插在亲姐姐的阴道中退出,眼望着亲姐姐燕姐屄中不断逆流出白浊带有泡沫的自己精液给了我明确答案时,弟弟乐翻了┅┅能肏到亲姐姐的屄 ┅┅我感到好幸福啊┅┅
  喔┅┅艳姐┅┅你的 屄夹得真紧。我好舒服┅┅把我的精液全都吸出来了┅┅弟弟都射给
  你了┅┅啊┅┅”眼望着亲姐姐艳姐屄中不断逆流出白浊带有泡沫的自己精液,姐弟俩就在这灵和欲共同升华的最高境界中双双高潮,携手进入欲仙欲死的